记者陈永报道 最新消息显示,广州队再次推迟了球队集中的时间,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推迟了,广州足球俱乐部何去何从,无疑成为球迷关心的焦点话题。普遍的共识是,广州俱乐部不至于解散,但恒大是否还投资足球却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至于未来广州足球的活法,现在来看仍旧是一个疑问。

  
关键是,这不是一家俱乐部的危机。恒大危机的严重性在于,尽管危机和企业自身有不小的关系,但同样和地产行业的整体低迷相关,行业带来的危机绝不仅仅恒大自己面对,也就是说,恒大危机绝不仅仅是广州足球的危机,或许有不小的可能性发生蔓延,比如地产投资人大面积退出中国足球,造成中国足球的全面危机。

  
必要的干预是非常需要的,更重要的是通过出台更明确的政策,为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发展提供更坚实的基础。

  
中超俱乐部投资人(地产企业)遭遇危机,最大的热点当然是恒大,但对于中国足球而言,恒大危机不过是冰山一角,绝大部分房地产企业投资的足球俱乐部都出现了非常严重或者相对严重的危机。

  
众所周知,恒大带头开启了中国足球的疯狂的金元时代,他们一度豪取七连冠,期间还拿到了2013赛季和2015赛季的亚冠冠军,在过去的10个赛季,他们的成绩是8个中超冠军和2个亚冠冠军。

  
恒大投资足球一度是极为成功的,恒大企业也在期间快速成长,恒大的示范效应,引发了更多的地产企业纷纷进入中国足球,中国职业联赛全面进入了“地产联赛时代”。

  
目前中超16家俱乐部,房地产主导的俱乐部高达10家,分别是:广州(恒大)、广州城(富力)、深圳(佳兆业)、申花(绿地)、国安(中赫)、大连人(万达)、武汉(卓尔)、河北(华夏幸福)、河南(建业)以及沧州雄狮(永昌)。

  
此外,山东泰山和长春亚泰的投资人也部分涉及房地产行业。另外4家俱乐部,重庆两江竞技和青岛都出现了严重困难,前者的多元化改革方案一直推进缓慢,后者则亟需进行多元化改革,现有投资人已经不足以支撑中超的正常运营,至于天津津门虎,目前是托管状态。

  
再来看这10家地产足球俱乐部,广州队及其投资人恒大集团的情况大家都非常清楚,河北队和其投资人华夏幸福的情况之前也有过多次报道,其中华夏幸福所遭遇的困难比恒大更大,今年3月成立华夏幸福债务委员会之后,俱乐部再也无法从集团获得支持,被迫出售球员求生。

  
目前中超俱乐部的地产企业投资人中,万达和佳兆业的情况是相对比较乐观的。万达受益于此前的投资收缩,佳兆业2021中期业绩报告显示,其负债率自2017年之后已经八连降。至于其他地产投资人,因为房地产调控、疫情、天灾等多重因素相互作用,根据目前的相关报道,都存在或轻或重的危机,比如原本非常稳定的建业,因为受到疫情和汛情的双重影响,出现了较大的经济损失。

  
这10家俱乐部中,目前只有2家进行了多元化改革: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建业和郑州及洛阳方面进行合作,实现了“433股权结构”的多元化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沧州雄狮俱乐部,永昌和沧州方面进行了混合所有制加多元化改革。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建业集团虽然有了一些损失,但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还是相对稳定的。

  
回到恒大危机,广州足球俱乐部不至于走到解散这个地步,不管这家俱乐部是托管还是进行多元化改革,这支球队所带来的的8个中超冠军和2个亚冠冠军,是沉甸甸的荣誉,是厚重的历史,不应该被轻易抹杀。

  
但恒大会怎么做,却有多重可能:其一,以恒大为主继续运作俱乐部,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相对较低;其二,交出俱乐部运营权,仅保留部分股份,可能性还是相对较高的;其三,彻底退出俱乐部,俱乐部进行彻底的多元化改革,这也有一定的可能性。

  
其实,广州队如何生存,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在不至于解散的前提下,无非是未来的生存条件好一些还是差一些的区别。但是,恒大的走或留,却很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在进行了不理性的大投入之后,目前不少足球俱乐部已经成为房地产投资人的负担,即便中国足协为了保护俱乐部,强行推动了限薪政策,但这种情况没有本质的改变。以前的一家地产企业,一年拿出20亿花在足球俱乐部上,眉头都不带皱一下,因为不差这点钱,但现在的一家地产企业,拿出6亿花在足球俱乐部上,恐怕心里就开始打鼓了,也有危机特别严重的俱乐部,已经无法给俱乐部输血了。

  
但这些地产投资人并不会轻易退出足球,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一可能是感情;其二则是避免市场恐慌;其三则是担心其他后果。

  
2021年年初,苏宁义无反顾地退出了,这件事情的对错不好评价,但对于中国足球而言,实实在在“开了一个坏头”。“苏宁式退出”是以直接退出联赛的方式退出足球的。如果在2021年年底,恒大也最终退出的话,前有苏宁,后有恒大,极有可能引发其他房地产企业效仿。

  
原因简单,对足球的感情再深厚,也抵不过残酷的经济现实,更重要的是,苏宁和恒大的影响力足够大,有他们开头,其他大部分房地产企业便可以悄然溜走,而不用担心市场的恐慌,也不必担心其他后果,毕竟天塌了还有高个子顶着。

  
这才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局面。

  
对于中国足球而言,此次恒大危机还有可能严重影响青训。有消息显示,恒大足校方面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裁员。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恒大足校仅仅9个年头便有了变化,必然对青训有较大的影响。

  
目前中超俱乐部的现实是,资金紧张的情况下,青训资金很可能是率先被削减的,危机背景下,俱乐部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去做青训。如果上述的恐慌性出逃最终发生的话,那更是对中国足球青训的致命打击。

  
恐慌性出逃未必会发生,因为其发生的前提条件是没有必要的监管和干预,完全交由企业自由选择,但这是不太可能的,国家有相关的干预措施。

  
就过去几年的情况来看,国家在足球发展上是有着整体层面思考的,职业联赛方面,倡导多元化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青训方面则以体教融合为突破点,试图在校园足球的基础上将青训也逐渐纳入教育体系,这两个做法都有一个终极目的:让职业联赛更稳定,让青训体系更稳定,为的就是应对目前“地产足球一家独大”、“职业俱乐部对青训投入不持续”的不稳定局面。

  
目前来看,要避免地产投资人恐慌性出逃,除了行业发展之外,或许需要对这些地产投资人进行必要的指导和引导,在能力范围之内,尽可能延续投资,超出其能力范围的,通过其他支持手段延续俱乐部生存,进而为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争取时间。

  
这个做法的核心和底线就是:尽最大可能杜绝“苏宁式退出”。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指导性的政策:比如鼓励和支持优质的央企和地方国企对足球俱乐部及青训进行投资和参股,这些企业的稳定性将极大增强联赛的稳定性。其实这一点国家层面一直在倡导,但目前的环境下,有必要出台更加明确、更加清晰的指导性政策,为各地推动职业足球发展提供政策支持。

  
更重要的是,这不仅仅只对应中超,而是对应整个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毕竟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中,退出中国职业联赛的俱乐部近30家,只有建立稳定的、以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为基础的联赛体系,才有可能最大程度上保证联赛的稳定性。

  
就中国足球发展而言,最好的联赛结构是“混合式”:这个联赛当然可以以混合所有制为基础,但同样需要有单一国企持股俱乐部,需要有单一私企持股的俱乐部,需要有多元化的私企俱乐部或多元化的国企俱乐部,如此,中国职业联赛才可以兼顾稳定和活力,多重模式互相对比、互相激励,最终实现联赛质量同步提升。

  
相反,“地产足球一家独大”或者“一刀切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都不是最好的办法,前者稳定性太差,后者则容易失去活力。